子麒麟

【肖根】Node


完全忘了自己写什么,嗯……是HE(认真脸

馬陸筆直:

写在前面:

这是一个跟风玩的写手接龙游戏!

规则:由写手A确定CP和AU,然后按照A→C、C→B、B→A的顺序,写手们私下给出三个关键词,且不可交流。写手A和写手C在无交流的状况下先围绕各自所得关键词分别完成开头与结尾,再由写手B根据自己所得关键词将故事圆回来。

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大家一致决定,一切靠掷骰子决定顺序。

S君  @S君 写开头,小熊猫写中间,麒麟桑  @子麒麟 写结尾。


CP:Root X Shaw


AU:医生与精神病人


预警:小熊猫写的中间可能大面积OOC,文风肯定接不上!请读者老爷轻点打!Orz


————————————╭( ・ㅂ・)و ̑̑下面是正文——————————

【S君】


小熊猫给出的关键词:暗杀/  伪装/  暴露


Shaw躺在窄小的床上,看着心电监测仪上自己平稳的心跳。护士正在给她小腿上的伤口换纱布,胶带撕开的声音似乎在成倍地放大。
“今天感觉如何,Ms.Shaw.”护士的声音很轻,和她换药的动作一样。
“Pretty good.”Shaw把视线移到护士身上,她注意到她今天化了和平时不一样的妆,发梢又被剪过的痕迹。
Shaw咧嘴笑了笑。
纱布被揭开的瞬间有着一丝痛感,随后是伤口暴露在空气中的微凉。
护士熟练地清理着结痂,吸了双氧水的棉签触碰到还没长好的嫩肉时Shaw哆嗦了一下。
“稍微忍耐一下,马上就好。”护士用那一如既往的温柔强调说。
心电图上的心跳频率加快了。
“我什么时候能离开?”
“这可不由我说了算,Ms.Shaw.”护士歪过头笑了笑,“什么时候Dr.Groves认为你痊愈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但你有没有想过......”Shaw微微抬起上半身,“是她不想让我离开。”
她在护士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恐惧,但随后继续故作镇定地给她清理伤口。
“Dr.Groves是为了你好。”她固执地歪了下头。
“你为什么要帮她说话?”Shaw用右手悄悄掏出卡在裤腰上的一块碎玻璃,慢慢切割着把她绑在床上的捆绑带。
“我没有在帮她说话,你需要帮助,Ms.Shaw.”护士把新的纱布给她贴好的时候,她也割断了束缚住她的东西。
“我不想毁了你今晚的约会,所以,请帮个忙。”Shaw突然从床上坐起,一手掐住了护士的脖子,另一只手把剩下的几根捆绑带麻利地割开,她的手被玻璃茬硌出了血。
护士挣扎着,Shaw拿起托盘上的镇定剂扎进她的脖颈。
“还有,你的理发师很糟糕,下次换一个。”
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鞋跟踩在地面的声音和随着空气飘进来的柠檬香味让Shaw不用回头就猜到来人是Dr.Groves.
“下午好,Sameen.”
Shaw知道自己现在在被一把枪指着,那女人清楚地了解只有武器可以有效地控制住她。
“Dr.Groves.”Shaw缓缓站起身,转过来看着她的主治医生。她穿着白大褂,但衣角沾着血迹。
“你可以叫我Samantha.”
枪口直直地对着Shaw的前胸,一个走火就可以要了她的命——而Dr.Groves从来都不是舍不得开枪的人。
“Doctor...”
Shaw睁开眼睛,她半躺在皮椅上,四肢都被特质的衣服限制了极小的活动范围。
而她对面坐着Dr.Groves.
“所以,我又一次杀死了你,是这样吗?Sameen.”医生的桌子上没有任何笔记,她单手撑着下巴,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
“别再催眠我。”Shaw用力向前挺了下身子,却没能移动太多。
Dr.Groves从办公桌后后站起身,在她眼前来回迈着步子,Shaw想到了总用毯子去故意惹怒公牛的斗牛士,Groves有着和斗牛士一样的自大和恶趣味。
“你喜欢被我射中的感觉,Sameen.”Groves看了眼墙角的摄像头,手却搭在了Shaw的肩上,那不符合治疗规定——当然。
“Bullshit.”Shaw咬了下槽牙。
Groves嘲讽地轻哼一声,手指勾住Shaw的马尾。
“谁才是医生,Shaw?”
Shaw没有回答,眯起眼睛移开了视线。
“你知道你逃不出这里,sweetie.”
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咔嗒声让Shaw感到烦躁。
“无论你的自主意识还是非自主意识,都知道这一点。”
Shaw还是不说话,她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那老旧的吊链似乎要断掉了。
“Sameen,如果你——”
“你不想让我走。”她说,目光紧盯着那根吊链,她想象着它掉下来之后灯罩摔碎在地的样子,“你把我关在这里。”
“因为你的情况很糟,Sam. 我在帮助你尽快好起来。”Groves冰凉的手贴在Shaw脸颊上,Shaw没有躲开。
“我很好,我不需要治疗。”她顽固地昂着头,“你不明白。”
“哦,Sam,你从不给我了解你的机会。”
Groves离开了Shaw的体感范围,鞋跟和地面又开始发出烦人的声音。她拿来一面镜子,Shaw远远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眼窝深陷,眼睛布满血丝,皮肤暗淡,嘴唇白的吓人。
这是他们所认为的病态吗?Shaw晃了晃脑袋。
“你四十八个小时没有睡觉了,Sam.”Groves把镜子放到一边,尾椎处靠着身后的书桌,“你需要休息。”
“这样对你的腰不好,doctor.”Shaw似乎很开心地笑了笑。
Groves撇了下嘴,右手伸到后面摸了下自己的尾椎骨。
“也许吧。”她回给Shaw一个笑容,然后从抽屉里掏出一瓶药物,取出一片放进了玻璃杯里,白色的药片迅速融化。
她端着杯子来到Shaw面前,左手食指挑起她的下巴,把杯子送到她唇边。
“喝下去,Sameen,睡个好觉。”



【小熊猫】


麒麟桑给出的关键词:表妹/ 幻想/  对不起,我爱你



Root回到纽约的第三年的某个雨天,她的Shaw,从医院里消失了。


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把世界知名心理专家Samantha Groves,也就是Root,从巴黎召回纽约。只需要纽约总院的精神病学专家Hannah Frey的一封电子邮件,并且这办法百试不爽。毕竟Root在自己还没情窦初开时就把心里那个VIP位置挂上了“Hannah Frey专属”的牌子。

“Sam,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就是为什么Root会连夜完成工作交接,十二个小时后,在纽约总院精神科的6741病房外翻着Hannah给的资料。

“Sameen Shaw,前海军陆战队队员。”Root透过病房门观察窗,看到一个中东裔的黑发小个子。

“两个月前的一次任务出了点问题,结果失败,她是唯一的幸存者。”

“所以她患上了被害妄想症?”病房里的黑发小个子正抱着一盒能量棒吃得很开心。

“我需要你的帮助,Sam。”Hannah只是握住了Root正在翻资料的手,“她是我的远房表妹,我只想让她好好生活。”

心理专家挑了挑眉,轻轻地回握:“我会解决,并如你所愿。”

Root没想到几个月后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对于Shaw享受着超一流配置的治疗资源,Root还是提出了疑问。

用Hannah的话来讲,就是Shaw自身的从军经历,以及疾病的突发特殊性,引起了Samaritan科研基金会的注意,所以她这个远房表妹能够在“金主”的资助下住最好的单人病房,享受顶尖专家的治疗。

“但是这些都有条件的……”Hannah深深地看了一眼病房里的Shaw,“院方必须对Shaw使用虚拟体感技术来进行治疗。换而言之,就是模拟。”

“另外,Sam,我要对你说声抱歉。”Hannah愧疚地抿着嘴,调出一段影像资料展示给Root。影像中,知名心理专家和黑发小个子病人,在病房里上演捆绑Play。

“我们提前在Shaw的模拟治疗里导入了你的形象,似乎出现了很大的偏差。”Hannah侧过头,发现红着耳朵尖尖的Root正捂着脸哼哼。

“Hannah!”

于是,被叫名字的精神病学专家直接按了笔记本电脑的关机键。 


* 

由于模拟给Root在Shaw心里塑造了错误的形象,Root在治疗前期困难重重。

“Dr.Groves!”

“叫我Root!”

“Dr.Groves!”

“叫我Root!”

“……”

几乎每日如此往复很多次。

几个月后的某天,黑发小个子叹了口气。

“好吧,Root,放我走……”

黑发小个子被医生的一块巧克力堵住了嘴。

“这是奖励!”Root补了一句,“叫对我名字的奖励。”

“至于什么时候放你走……”医生翻开病情观察记录,写了几笔,“等我治好你再说。”

Shaw听到这句,眼睛暗了下来。

“Root,我饿了。”

Root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递过去:“最后一块,再要就没了。”


 *

医生经常带着巧克力去治疗病人的不良后果是,黑发小个子见她时永远在肚子饿,说得最多的就是“巧克力”。医生为了报复,称呼她的病人为“sweetie”。 


Shaw接受了太多次的虚拟体感技术治疗,有点分不清模拟和现实。

Root好不容易通过突出自己的特性,让Shaw意识到模拟中的Dr.Groves和自己的不同,来区分模拟和现实。结果Samaritan科研基金会修正了模拟Dr.Groves,Shaw在模拟里也能问Dr.Groves要巧克力了。

“辨认模拟与现实,你需要一个暗号。”

Root从笔记本上撕下一页,在上面写了一段话后,递了过去。

Shaw接过纸条瞥了一眼:“什么?”

“念出来,Sameen。”Root歪着头对Shaw皱了皱鼻子,并没有回答。

黑发小个子和医生对视了30秒,只从对方的棕色眸子联想到稠稠的麦芽糖浆,并没瞧出什么端倪。好吧好吧,终归是自己败下阵来。她咽了咽口水,开始念纸条:“ 哪三个词用三秒说,用三小时解释,却用一辈子证明?”

时间似乎停止了,将医生定格在歪头微笑的那一刻。

“ 哪三个词用三秒说,用三小时解释,却用一辈子证明?”

Shaw又念了一遍纸条上的“咒语”,看见Root对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又慢慢地睁开。她叹了口气,如同执行什么特殊的仪式一般,也缓慢地眨眼做着回应。

Root轻笑出声:“我爱你。”

“什么?”

Root缓缓地眨着眼:“我-爱-你。”[1]

黑发小个子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医生笑得更开心了。红耳朵的Shaw静静地看着心情愉悦的Root,无意识地吞咽并不存在的口水。

“巧克力。”

“你又饿了?”Root习惯地摸了摸大褂的口袋,“抱歉,我今天没有准备,Sweetie。”

“巧克力。”Shaw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Root毫无防备地被晃了眼。

“如果你饿得很厉害……”笑容太过刺眼,让Root觉得今天头有点晕,舌头麻麻的,声音在喉咙里打结,“我……我想,我可以马上……”

“我不饿。”为什么Shaw的笑容会无比晃眼,因为造物主赐予她那亮晶晶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我是在叫你,巧克力。”

心理专家Samantha Groves,情话高手Root,成功地被自己的病人的几句话击碎防线,导致心如擂鼓,脑子混乱成一团浆糊。这样的后果是,暂时性失语的医生红着脸,给她的Sweetie一个甜甜的吻。


“模拟的内容?你没有权限观看吗?”Shaw眯起眼睛,细细地咬着巧克力。

“事实上,只有Hannah有权限看这些影像资料。”Root撇撇嘴,表达不满。

“比如我被Samaritan刨开脑袋,比如这个医院就没有Hannah医生,只有Hannah医生的未亡人Dr.Groves,然后各种折磨我……”

Shaw顿了顿,眼神停在了Root的翘臀上。

“好像我有次还不小心弄碎了Dr.Groves的尾椎骨。”

Root摸了摸鼻子,表示很想申请权限,去看这些影像资料。


“Root,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我申请了去伦敦新分院的调动,申请通过,我们就可以走。”

“以病人的身份?”

“我想,在英国,是可以用家属的身份的。”

“……”


* 

这次的模拟没有Dr.Groves。

她的主治医之一Hannah,正举着一张有Root签名的同意书,在她面前叫嚣。

“你不过是她的玩物!她一点都不心疼你!你看啊!她都同意在你脑子里植入芯片了!”

Shaw皱着眉,看向那份同意书。

“那么多次的治疗,你的脑袋是真的被我们刨开了一次!哈哈哈哈哈!”

Shaw摸了摸左耳耳后,有一块创可贴。

“Samaritan就是为了研究这项技术,拿你做小白鼠!”

Shaw觉得头很疼。

“Samantha是我叫过来的!她爱我!她为我而来!她马上要和我一起去伦敦了,你这个可怜鬼就继续在纽约治疗吧!”

Samaritan科研基金会的负责代表Lambert往她手里塞了一把枪,Shaw翻了个白眼,给Hannah来了几下。

“这次的模拟真糟糕!”Shaw按着眉头,“我先去睡一会儿,等下模拟结束,叫醒我。” 


* 

“昨天出门玩得开心吗?”Root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

“什么?”Shaw接过巧克力,顺手摸了下左耳耳后,有一块创可贴。

“Hannah昨天带你出门玩,还恶作剧地在你的耳后贴了东西。”Root笑着撕掉它。Shaw又摸了一下,并没有疤痕。

“Samaritan科研基金会的负责代表Lambert也跟着去了,你们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吧?”

Shaw停止了咀嚼,幽幽地说:“ 哪三个词用三秒说,用三小时解释,却用一辈子证明?”

Root缓缓地眨眼。

Shaw突然扔了手中的巧克力,冲出了病房。

等到反应慢一拍的医生追过去时,正好见到保安一拳击在黑发小个子的身上。

医生制止了混乱的场面,心疼地抱着自己的病人。

“对不起,Sameen,对不起……”

Shaw冷漠地无视,低声又问了一遍。

“ 哪三个词用三秒说,用三小时解释,却用一辈子证明?”

Root贴近她的左耳,给出答案。

“对不起,我爱你。”

这是她们在这所医院的最后一次见面。

在一个下雨天,Shaw消失了。



【子麒麟】


S君给出的关键词:下雨/ 车窗 / 巧克力


又是下雨天。
阴沉的天气已经维持了多天,就像Root 的心情一样,感觉糟透了。但工作调动申请已经批准了,下星期她就会前往伦敦担任新分院的首席医師,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将与她无关。
疲倦的医生只能坐在驾驶座上听着雨水敲击车子发出规律的响声放空。封闭的空间让她感觉安全,同时有些失落,不知道Shaw 现在怎么了?病患成功逃脱病院,紧接着下落不明。

她深呼吸调整好情绪,准备开车回家。雨刷在车窗上挥动着将模糊的视野刷清,突然Root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不远的街角。她想也没想便下车追了上去,任由车子扔在那里,任由钥匙留在孔上。
撑伞的路人里,Root 追着眼前不在乎淋雨的疯子,眼看她就要消失在另个转角。喵呜!一只黑猫从Root 脚下快速窜过逃离小巷,小小的意外让她跟丢了她的目标。“ Shaw?”
她从未感觉那么绝望。

“ 巧克力。” 

突然一股力道将她拽进身后的巷子。
这回她真的被吓到了,狼狈的黑发小个子突然凭空冒出来。雨水沿着她的发须滑过轮廓,水珠挂在她的浓密的睫毛上。Root 总算冷静下来看清了她的脸。Shaw 的脸色苍白,身子也冷得发抖,但未能影响她用手肘压制Root 的动作。

“ Sameen! ” 

Root 无视她的动作,手指不断拨开Shaw脸上湿贴的发丝, “ 噢天,真的是你!太好了!” 她注意到Shaw 身上披着破旧的外套,里面依旧是那件病人服,湿透的布料紧贴她的肌肤,身上除了污垢和一些血迹外没有明显的伤口。
“ 医院里的人到处在找你,Sameen,我很担心你。”
“ Shaw?”
湿透的病人瞪了医生许久,最后体力不支地倒在Root 的怀里,“ 我饿了,巧克力。”
“ 当然,甜心,我们离开这里吧,这里不安全。”


浴缸里的热水让Shaw 暖了起来。
Root 将替换的衣物放在离她不远的椅子上,走近浴缸细心检查起Shaw身上的伤口,只是拳头有些擦伤,颈肩上有些淤青。她现在看起来精神状况好多了,刚才毫无血色的样子吓坏了医生。
“ 我叫了外卖,亲亲,你最喜欢的牛排。” Root 的手指在水里轻压Shaw 的胸腔,确认她的肋骨没有裂开。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 Shaw 在她面前挨了保安的一击,就在胸口的位置。

“ 你没有背叛我吧,Root?” 

Shaw 只是放松地看着她检查自己的小腹延至大腿,深邃的双眼却比窗外阴沉的天气还要冷,还要暗。她想知道事情的全部,或许真相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只是想知道医生真正的想法。
“ 说什么呢,甜心?我们是拍档,是个团队。” Root 放下她的膝盖,温湿的手掌搭在浴缸边缘的手背上深情回答,却被Shaw 无情甩开,溅起的水珠落在Root的脸颊。

“ 你放弃了我, 医生,你同意Samaritan 在我的身上动刀子,你准许他们刨开我的脑袋!” Shaw 的眼神起了波纹,进而皱起眉心和鼻梁。
“ 我没有,Shaw,我发誓我永远也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 Root 露出无奈的样子,她无法狡辩,“ 那是计划的一部分,我…… ”  一开始她确实利用了Shaw,眼前这个特殊的病人,但是她后来改变主意了。

“ 你从头到尾只想离开这里,Root,利用我离开这鬼地方,离开没有Hannah的地方。” Shaw 的语气随着愤怒逐渐加重,浴缸里的水来回动荡,“ ……你一直计划着如何离开我。”

Root 总算听出了Shaw 想表达的意思。

她扳过后者的脸,狠狠地啃咬她的双唇,舌尖蛮横地撬开她贝齿。她已经不在乎嘴里的腥味,不在乎心里的疼痛,也不在乎关于Hannah的真相,只要Shaw 活着就够了,即使被她讨厌憎恨着也没关系。
“ 对不起,Sameen,来不及告诉你计划改变了,但只要你活着就够了。” 褐发的女人只能道歉,而Shaw 喘息地看着她。
“ 活着?” 她忍不在轻哼,“ 为了什么?没有地方是安全的,Root。” 
“ 他们一直在我的脑袋里!即使知道他们是假的,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他们!” Shaw 深吸了一口气推开她,“ 我已经不能分清他们了,巧克力……我会伤害你!”
“ 不,你清楚你不会伤害我,Sameen,你只是害怕。” Root 抵着她的额头,再次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蹭磨彼此的鼻尖,“ 因为你爱我。”
“ 我知道你申请的工作调动通过了,Root,恭喜你医生。现在,放过我吧,我总于可以不用面对你这个女人满嘴谎言的女人了。” Shaw 挣脱她的拥抱,倔强又固执地坐在浴缸里背对她,像是闹别扭的小孩一样。“ 还有,我一点也不害怕。”
“ 那为什么来找我,Shaw?”Root 将额头抵在她的后背,手指不断抚摸着Shaw 后背的疤痕,“ 你逃离病院,有机会离开我,为什么回头?”
浴缸内外的两人心照不宣地陷入漫长的沉默。Root 没点明Shaw 刚才没有否认爱上她这件事,而Shaw 也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窗外的雨似乎停了,光斑透过窗户洒在浴室里。

“ 哪三个词用三秒说,用三小时解释,却用一辈子证明?” Shaw 突然提起Root 之前留给她的暗号,“ 这是谁想出来的暗号?谁会用这么蠢的词作为安全词?”
Root 有些意外地的望着比她还要娇小的背影。
“ 有人还告诉我说,当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语言多么的脆弱和无力……” Shaw 突然打住,她知道Root 刚刚用指尖在她的后背写了什么,那个暗号的答案,那句两个人也没说出口的话。

我爱你。

“ 永远,Sameen……” Root 从后面环抱着她麻烦的病人,“ 比我的命还要重要。”  
“ 我饿了,牛排到了吗,Root?”
“ 应该到快到门口了……”

门铃响了。





FIN.


————————————╭( ・ㅂ・)و ̑̑正文结束——————————

[1]猫语“我爱你”:据说猫咪表达“我爱你”,就是缓缓地眨眼。如果你对着喵缓缓地眨眼,它也这样回复你的话,恭喜你!得到了喵喵之爱!


拖了两个月,终于写完了……

感谢麒麟桑和S君的不杀之恩。

复健真痛苦_(:з」∠)_

还有……

守望先锋真好玩~\(≧▽≦)/~【喂!这就是你OOC的理由吗?!!!

请多多赞美S君和麒麟桑!

感恩,比哈特。

评论(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