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麒麟

[肖/根]你

我又来了。


翻过墙,攀上树,越过那窗户,然后坐在那张舒服的椅子上。

让身体陷入那柔软,冰冷的布质组织里。


放松肌肉,除了手指上扣住的枪板。


嗯,我想我发出了满意的赞赏。

在这个安静的,黑暗的,潮湿的房子里只有我的呼吸。

浅浅的呼吸。

吸气。


呼气。


吸气。


淡淡的桃子香味让我想要待在这里。


“ 我知道你会来的,Shaw。”她突然从黑暗角落出来,站在月光下。


Fuck!

你想怎样?!

我在心里喊,我想要独处的空间,难道我不能拥有吗?!她总是让我抓狂。


看着你得意的样子,我狠狠地闭上眼睛深呼吸,努力平静胸腔的起伏。眉心和鼻梁的皮肤都贴在一起了。

我不想看见你。


“ 但我觉得你想见到我,sweetie。” 你歪着头靠在及腰的桌面,手指卷着发尾,是笑非笑地看着我。

“ Fuck Off。 ”我他妈的不想看见你。

我揉了揉鼻梁。


她只是低着头含蓄地笑,然后从后腰掏出枪,拿在手里。

“ 你还记得我们在公园相遇那次吗?一样是晚上,像今晚一样……“

“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打断了她的话。

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


“ 然后你做了这样的事。”你将枪抵在下颚,看着我上膛。


“ 你不能这样做,”我直起了身子,感觉不受控制的颤抖,太阳穴在扑通扑通地跳动,“ 这不公平。”


“ 为什么?”你只是无所谓地笑,“ 为什么你可以,我就不行,Sameen?”

我看着她,收紧了食指。


“ 你他妈的对我做了两次,是两次!Sameen!”她忍不住对我发脾气,激动的样子有些可爱。


“ 你在说什么?”我想我笑了,你真的不可理喻,“ 我为她死了超过7000次,你怎么可以说只有两次,Root?”


“ 因为只有两次是真的,baby girl 。”你严肃地看着我,抵着下颚的枪不见了。


我不明白。


你暗示我望向右侧。

那里的墙角有面镜子。


“ 别再对我这么做,Shaw。”你听起来气坏了。


反光底下的我拿着枪,放在下颚。

我望着她,你不在那里。



这个安静的,黑暗的,潮湿的房子里只有我。


评论(24)

热度(45)

  1. 后悔没有用无药可医子麒麟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么多六一预热,特么都快成森林大火了(¬_¬)